<cite id="tnnbx"><noframes id="tnnbx"><address id="tnnbx"></address>
<progress id="tnnbx"><i id="tnnbx"><address id="tnnbx"></address></i></progress>
<th id="tnnbx"><i id="tnnbx"></i></th><address id="tnnbx"></address>
<cite id="tnnbx"></cite>
<cite id="tnnbx"><i id="tnnbx"></i></cite>
<progress id="tnnbx"></progress>
<progress id="tnnbx"></progress>
<ins id="tnnbx"><noframes id="tnnbx">
<address id="tnnbx"><del id="tnnbx"></del></address>
 您的位置:新聞中心 >> 教育動態 >> 正文
教育部部長陳寶生在兩會第四場“部長通道”上答記者問
來源:淮南二中信息中心  發布科室:淮南二中信息中心  發布時間:2019/3/13  點擊:

2019-03-13  來源:《中國教育報》

“陳部長好!我有個問題想請教您!”

3月12日12時20分許,在兩會第四場“部長通道”上,面對記者的提問,教育部部長陳寶生耐心作答,真誠回應百姓關切社會關注的問題。

“線上線下綜合治理校外培訓機構”

有記者大聲問:“近幾年出現了一種社會現象,就是學校減負、社會增負,老師減負、家長增負。這種現象,請問陳部長您怎么看?”

陳寶生語氣堅決地表示,減負遇到了新問題,戰場轉移了,方式變異了,教育部高度重視這個問題,下一步將線上線下綜合治理,一定要把負擔過重的問題治理好!

陳寶生說:“去年2月,教育部聯合四部門出臺治理整頓校外培訓的文件。從那時開始,我們分四個階段對校外培訓機構進行綜合治理。”

陳寶生進一步解釋說:“這四個階段,一是排查。我們共排查了40.1萬所培訓機構,搞清底數;二是整改。在40.1萬所培訓機構中,27.3萬所培訓機構是有問題的、不合格的,整改就是對27.3萬所機構進行治理,給它治病;三是規范。去年8月,國務院辦公廳發布《關于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》,對校外培訓機構發展作出了整體設計、頂層設計,有了制度和規矩,以后校外培訓機構治理就要按照這個文件的要求來推進;四是鞏固。現在做的事就是鞏固整改成果,27.3萬所有問題的培訓機構,已經整治了27萬所,超過98%的機構得到整改。” 隨后,陳寶生話鋒一轉:“但是,在整改的過程中,有一些培訓機構轉移陣地,把戰場開到了線上。減負工作,原來叫‘校內減負、校外增負’,現在叫‘線下減負、線上增負’。這是一個新問題,戰場轉移了,方式變異了,我們高度重視這個問題,已經會同有關部門開始研制綜合治理的文件,不久就會發布,在這個文件出來之前,我們將比照線下治理的措施,對線上的培訓進行規范,一定要把負擔過重的問題治理好!”

“校園安全責任重于山”

有記者問:“去年,我國一些地方發生校園安全事件,教育部是否會出臺新的舉措加強校園安全保護力度,防范這些案件的發生?”

陳寶生說,校園安全牽涉面很廣,必須多部門協調配合治理,從源頭上預防,從根本上治理,從制度上發力,從突出問題突破。

陳寶生指出,這些年來,校園安全事件時有發生。校園安全問題是一個綜合征,近幾年教育部、公安部等部門密切配合,對校園安全進行綜合治理。

陳寶生說:“我給大家報幾個數,通過綜合治理,學校安全問題有了明顯改觀。據統計,現在中小學幼兒園有86%以上已經配備了保安人員,70%以上安全防范體系建設達到了國家建設標準。這幾年重大事故死亡人數,每年平均下降10個百分點,溺水、交通、踩踏事故死亡人數降低了15個百分點。這說明校園安全形勢持續向好。”

陳寶生強調,我們也要清醒地看到,校園安全面臨著一些新的挑戰,出現了一些新的情況,老的問題還沒解決完,新的問題又出現。所以,要繼續對這個問題配合起來發力!第一,進一步夯實基礎,要從綜合治理的力量基礎、技術基礎、制度基礎三個方面下功夫;第二,要配合公安部等部門一起開展“護校安園”活動,把這個活動持續抓下去,將幼兒園和學校建成安全的幼兒園和學校;第三,加強督導檢查追責,把責任落實,“安全責任重于山,落不實,這個山是懸在空中的,掉下來會砸死人的”。

“綜合整治減輕過重負擔”

陳寶生話音未落,就有記者追問:“部長,您好!我們身邊有很多家長反映,老師留的作業里有一部分明顯超出了孩子的能力范疇,家長不得不代勞,孩子、家長都非常累。請問,教育部有沒有專門的措施來解決這個問題?”

陳寶生說,學生過重的課業負擔,是多因一果的綜合征,要多方面發力來綜合整治,不管是政府、學校、家庭還是社會,都要尊重教育規律,把學生的這張白紙交給老師,讓老師畫出最新最美的圖畫。

接著,陳寶生表示:“我們講的是關于減輕學生過重課業負擔的問題,不是不要負擔!如果沒有負擔,我們都難以想象中國教育將會怎樣,全是負擔,中國教育會是怎樣,教育本來就是負重前行的事業。我們現在要解決的,就是減輕過重課業負擔的問題。這些年,教育部高度重視減負問題,陸續出臺了一些治理措施。前不久,國務院辦公廳發布了號稱史上最嚴‘減負令’——‘減負30條’,這就是綜合治理的措施。”

“為什么要出這樣一個綜合治理措施呢?”陳寶生解釋道,“因為根據實踐經驗,我們感到,學業和課業負擔過重,這是一個多因一果的綜合征,原因多方面,就這么一個結果,這叫多因一果。所以,要多方面發力來綜合整治,這就是‘減負30條’的根據所在。”

“從哪些方面減呢?”陳寶生說,這涉及學校、教師、政府、家庭和社會。

從學校這個角度講,陳寶生認為,就是要堅持正確的辦學方向,嚴控課程門類和總課時,就是說開哪些課,開多長時間,要解決這個問題;嚴控課程容量和難度,也就是說,每門課講多少內容,講到什么水平;還有一個就是嚴控“非零起點”教學,大家可別小看這一點,這個非常重要。“現在很多人都喜歡搞超前教學,就是孩子還沒上學,就教了很多知識,以為這樣學生就能健康成長,實際上不是。學生是一張白紙,交給老師,老師可以畫最新最美的圖畫。在這之前,左一道右一道,把孩子畫得五花八道,這會影響孩子健康成長。這叫什么呢?打個比喻,這叫作‘張飛畫扇子,愁死齊白石’。所以,我們要嚴禁這種事發生。”陳寶生說。

就教師來說,陳寶生認為,應該辦好兩件事:一件事是嚴格依照大綱和課程表教學。大綱是管內容的,課程表是管各種課程的相互關系,這是教育規律的體現。另外一件事,就是嚴控作業數量和難度。

“數量好理解,難度是什么?”陳寶生加重語氣,肯定地說,就是不要給孩子們出刁鉆古怪的題,多出一些“師生友好型”的題。

對于政府來說,陳寶生認為,主要是在質量標準、課程教材、考試招生、評價體系以及素質教育引導等方面深化改革,從根本上來解決課業負擔過重的問題,還要推進城鄉教育均衡發展,為減負奠定基礎。

對于家長要做的事情,陳寶生對著中外記者的鏡頭,語重心長地給全國的學生家長們送了一句話:要有科學的教育觀,對孩子要有一個合理的預期。“就是說,要孩子做到的,家長首先做到;要孩子不做的,家長首先不做;家長做不到的,絕不強迫孩子;孩子想做的,家長理性地引導孩子。”

就社會來說,陳寶生呼吁,一是不要傳播似是而非的所謂教育理念,二是不要給一些不良機構做代言人,三是不要為一些號稱懂教育的“大忽悠”助力,“今天我們面臨的現實是:十個人談教育,會產生十一、十二種觀點,所以,一定要警惕”。

“社會環境非常重要。環境好了,祖國的花朵就會開得更燦爛,祖國的幼苗就會成長得更健康。從這里可以看出來,減負作為一個多因一果的綜合征,一定要系統治理。雖然治理的難度很大,但是,難度再大,也要緊緊抓住不放,落實好‘減負30條’。減負難,減負難,減負再難也要減!如果今天不減負,明日負擔重如山。負擔重如山,孩子不能健康成長,學生會不高興的,學生不高興叫什么呢?就是寶寶不高興。寶寶不高興,問題很嚴重。所以,我們要持之以恒地治理下去,不獲全勝,決不收手!”陳寶生語氣堅定。(本報北京3月12日電 記者 柯進 禹躍昆)

 


【打印此頁】  【關閉窗口】    
Copyright © 2004   版權所有:安徽省淮南第二中學  電話:0554-5656500
地址:安徽省淮南市山南政務新區  郵編:232000  Email:hnezxxzx@163.com
皖公網安備 34040302000136號 皖ICP備11019649號
推薦分辨率:1600*900  制作維護:淮南二中信息中心
 
二維碼
意見反饋
强奸乱